? 操盘手(14) - 股票怎么玩-如何炒股-网上股票开户-股票配资平台-功夫财经网 亚博2018平台,亚博yabo88,亚博手机登录

操盘手(14)

来源:功夫财经网 时间:2019-07-21 02:02:55 责编:股票知识 人气:

6月的大盘出现一周五个交易日至少有四天要跌的情况。乔锋可以感觉到章子良的心态开始转坏,脸色也越来越难看,一些埋怨市场的怪话不时冒出来。7月初,市场股评家们为投资者列出沪指下档支撑位为430点,后市仍然看淡,数十只股票跌破发行价、配股价的30%以上,甚至有大量的个股跌破净资产值。一些证券公司的大户开始出现因透资而被打穿资金账户,也就是说因为股市下跌,自己的钱几乎跌完,被证券公司强行卖掉剩存的股票。这在证券公司中有一种说法,叫做清理门户。

在行情清淡的时候,章子良几次想叫乔锋利用尾市偷袭的手段抬高西部电力的股价,但是效果不好。乔锋对章子良说:“现在应该保留资金,等到市场出现上涨的机会时全线出击,寻求决战。”章子良对乔锋的提议未置可否。不过那时的市场走势,几乎已经让所有投资者感到了崩溃,到证券营业部看盘的人已经非常少了,连章子良都会连续几天不露面。乔锋与证券部的同事百无聊赖,营业部里萧条冷清,没有了往日的人声鼎沸。中午时,乔锋他们想找人打牌打发时间都凑不齐人手,最后只能找营业部工作人员来凑数。这期间,乔锋亲眼看见隔壁的几个个人大户自大盘跌破450点后,便再也没有到营业部来。后来,乔锋在街上打车时,看到司机居然就是隔壁大户室的老王。老王开起了出租车,说明这位老兄已经是彻底输了。

乔锋与他的两个助手日子也不好过,市场这种低迷虽然不是他们的错,但他们却像犯了错误一样,到哪儿都提不起精神来。他们心里觉得很委屈,市场的大势如此,又岂是个人的力量所能改变的。有一次章子良在公司开员工会的时候,阴沉着脸,用半开玩笑的语气冲着乔锋他们说:“就是把你们三个都卖了,也挽回不了公司的损失了。”这时候的章子良好像忘了操作西部电力是他首肯的,而且,在进货过程中,一直是他的坚决态度在主导着进货速度。乔锋第一次感觉到了在章子良身上存在着非常暴戾的性格,这让他闷闷不乐,还有些担心。

7月中旬,股市指数开始接近400点,之后没几天就击破400点。投资者眼中,市场已经没有什么好股票,全部是毒瘤,越早割掉越好。在这个时候,原来一些委托万安投资管理资金的单位开始找章子良,希望抽回资金,甚至说只要拿回本金就行,连利息都不要了。章子良拒绝了这样的要求,还同其中两个人发生了争吵。章子良的脾气越来越暴躁,几次当着乔锋的面训斥乔锋的两个助手。乔锋明白他这是指桑骂槐,心里有些恼。后来,公司里一个跟他交情不错的同事偷偷告诉他,听章子良在办公室里跟一个董事说,当西部电力跌破2.2元,就让责任人滚蛋,这样可以对项目的股东有所交待。

乔锋真是有点灰心了,对章子良愈发不满,对这个人也有了更深的了解。章子良应该算是一代枭雄,但惟利是图、刚愎自用,在利益的驱使下,对人连起码的尊重都可以不顾。乔锋那时心里便萌生了退意。现在万安最让他放不下的,就是章沁晖了,他不知道如果自己离开了万安,是否还有机会跟章沁晖在一块儿。

不久,西部电力跌破2.5元,乔锋晚上便收拾好了行李。7月29日,深市一度跌到93点,沪市跌到333点,西部电力股价跌到2.32元。那几天章子良恰好不在公司,他与鲁毅一起去云南一家历史遗留问题公司商谈股权转让的事情。乔锋跟两个助手落了个耳根清净,但失败的感觉已经完全俘虏了他们。特别是乔锋,第一次真正地全过程操作大资金就遭受如此重创,再加上这期间感受到的人情冷暖,让他心情更是沮丧。

29号那天是个星期五,乔锋心情格外不好,一天没有出门。他甚至打电话到车站问了车次信息,做好了回原州的准备。他想到了家乡原州,当时内地对证券投资还不是十分熟悉,一些人炒股票生怕周围的人知道,甚至有一些人把炒股票当作偷偷摸摸的事情。一次回原州,一个邻居老大妈问乔锋在深圳做什么,乔锋回答说:“证券投资。”老大妈听不懂,“啥叫证券投资?”乔锋说:“就是炒股票的。”那邻居大妈颇为惊异地说:“一个好好的大学生,怎么不务正业,跑到深圳去炒股票啦?如果赔了怎么办呀?”是呀,赔了怎么办呀?这个时候乔锋想。没法办!在证券市场上从来就没有后悔药吃,永远只有胜利者与失败者,胜为王,败为寇。没有人关心成败的过程,也没有人可怜失败者。乔锋甚至想到了,如果股市崩溃了,章子良很可能会跟自己翻脸的。

傍晚时,乔锋在外头吃了点东西。回来后打开收音机,收听电台的股市节目已经成了一种习惯。就在节目刚开始的时候,赵熙忽然从上海打来了电话。

原来太行上次从浦东飞龙获利出逃后,没有再贸然进入股市,一直在观察市场。虽然在万安投资进场的那个点位,他也认为那个时候的股价具有了极强的投资价值,但是由于刚刚吃过亏,便更加小心,想等等再看,结果市场在历史低位真的再度出现了非理智的过分下跌。这个跌势带有恐慌性,也非常具有杀伤力。这样他躲过了这场股灾,但是直觉告诉他这是历史大底,市场已经面临极大的机会,报复性上涨随时可能来临。他跟赵熙商量,是不是要逐渐开始买进股票。赵熙问他:“你有没有把握?”太行回答:“我有把握,不过最好还是打个电话问一下乔锋吧!看看他的看法。”

于是,赵熙就给乔锋拨通了电话,没想到从乔锋的声调上就感觉他的情绪异常低落。她问乔锋是不是与沁晖发生了什么矛盾,乔锋说:“不是,是股市套惨的,说不定会离开万安投资。”乔锋苦笑着又说,“真是风水轮流转,万安投资现在比你们上次套的还重,并且连自救的资金都没有了。”听了乔锋的话后,赵熙不知说什么好,只有劝乔锋多点耐心:“现在市场指数已经非常低了,太行说现在是非常好的买股票时机,说不定奇迹明天就会发生。”乔锋由于心态已坏,说道:“那就祝愿这奇迹早点来临吧!我现在已经快受不了。”那头的赵熙听出了乔锋话里的沮丧,宽慰道:“总会有办法的,上次浦东飞龙还不是靠你的主意。你不要着急,这时候保静比什么都重要。”乔锋听出来赵熙的关心,心里有些感动。操作西部电力以来,还没有人像赵熙这样柔声细气地安慰过他呢。他已经闷了一天,这会儿感觉好了一些,赵熙的话给了他不小的信心,也让他看到了一些希望。他甚至感觉赵熙电话里的声音柔柔的,像是一个姐姐,在安抚受委屈的弟弟。

最后,赵熙像是思考一下,用种果断地语气说:“我跟太行在浦东飞龙上赚了点钱,有一千多万,如果你需要,我愿意借给你当作自救的资金。我想太行跟我一样,会尽一切可能帮助你。”乔锋一怔,犹豫了一下。钱在这时真的太重要了,在重仓深位被套的情况下,只能等到市场出现转机的时候,配合后续资金杀出,只有这样才能抓住稍纵即逝的机会。而当机会来临时,如果你把握不住,或者出击力度不够,那或许随着时间的推移就更加困难。不少大资金,就是这样被打垮的。他们后来不是没有遇到机会,而是没有抓住机会的后续资金力量。万安投资前段时间采用盘面手段意欲拉高股价,一直未能奏效,资金却已用得差不多了。赵熙这时提出可以借钱给乔锋,对乔锋不能说不是一种强烈酌诱惑。

乔锋想了想,问赵熙:“那条件呢?这个时候这资金对于你们也很重要呀!”。赵熙回答说:“没有什么条件,如果赚钱了你让章总看着给点就行,如果赔了,你能还给我多少是多少。你也不用考虑时间。”

就在这时,乔锋突然听见广播里的播音员以明显高于平常的声音播出了“管理层三大救市政策”的重要利好消息。乔锋全身紧张,血流加速。他让赵熙等会儿,把收音机拿到话筒边,跟赵熙一块儿听那段消息。然后,乔锋与那头的赵熙一齐发出欢呼,乔锋兴奋得都有点手舞足蹈了,他对着电话大声地说:“太好了,奇迹发生了!”赵熙高兴地道:“这回看来你想不借我的钱都不行了。”乔锋听出赵熙是真心为自己高兴,心里感动,说:“真是要谢你,是你的电话带来的好运。”

挂了赵熙的电话,乔锋迫不及待地给云南的章子良打电话。章子良听了也异常兴奋,他说明天会安排财务把公司所有资金调往证券营业部,自己也会尽快赶回来。他不在期间,西部电力具体操作,全权由乔锋负责。

30日上午,星期六。乔锋查看了调往证券营业部的资金,只有几百万,跟操作需要的数目还有差距,但他已经下定决心一定要抓住这次机会。他与鲁毅商议,说市场必定会因为政府公布的重大利好消息出现转机,这对于万安投资是翻身的重要时机,如果不抓住这次机会,拖到年底融资资金到期,后果不堪设想。这次操作一定要做好充分准备,并且要速战速决。鲁毅赞成乔锋的意见,但却对资金不足这一块儿颇感为难。